<p id="rjtbl"></p>

      <em id="rjtbl"></em>

      <pre id="rjtbl"></pre>
        <track id="rjtbl"></track>
        <font id="rjtbl"><sub id="rjtbl"><b id="rjtbl"></b></sub></font>

        <ruby id="rjtbl"><listing id="rjtbl"></listing></ruby>

        投資者保護典型案例

        2022-06-07
        一、全國首例證券糾紛特別代表人訴訟案——康美藥業案
        康美藥業公司連續三年財務造假,涉案金額巨大。2021年 11 月,廣州中院對該案作出判決,相關主體賠償 5.2 萬名投資者 24.59 億元,標志著我國特別代表人訴訟制度成功落地實施。投資者按照“默示加入,明示退出”的原則參加訴訟,除明確向法院表示不參加該訴訟的,都默認成為案件原告,分享訴訟“成果”;同時,通過公益機構代表、專業力量支持以及訴訟費用減免等制度,大幅降低了投資者的維權成本和訴訟風險,妥善快速化解群體性糾紛,提升了市場治理效能。這是落實新《證券法》和《關于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意見》的有力舉措,是我國資本市場歷史上具有開創意義的標志性事件。

        二、全國首例公司債券糾紛普通代表人訴訟案——五洋債案
        2021 年 9 月,五洋債案二審判決被告承擔 487 名原告投資者合計 7.4 億元賠償責任。該案是首例公司債券欺詐發行適用普通代表人訴訟程序審理的案件,彰顯了對于資本市場違法違規行為“零容忍”的態度,也將督促中介機構盡職履責,充分發揮“看門人”作用,規范資本市場發展生態。

        三、代表人訴訟司法解釋實施后全國首例證券糾紛普通代表人訴訟案——飛樂音響案
        2021 年 5 月,上海金融法院對飛樂音響普通代表人訴訟案作出判決:被告賠償 315 名原告共計 1.23 億元。這是《關于證券糾紛代表人訴訟若干問題的規定》實施后的首單普通代表人訴訟案,對推進證券群體性糾紛化解、加大中小投資者保護力度提供了有益的經驗。上海金融法院還擬定了一系
        列格式化文本,為今后代表人訴訟實施提供了可供借鑒的示范文本,大大提高了訴訟效率。

        四、首例操縱市場民事賠償勝訴案——恒康醫療案
        2021 年 1 月,四川高院對該案作出二審判決,原告獲賠并執行完畢。全國首例操縱市場民事賠償支持訴訟獲得勝訴,是《證券法》規定“操縱證券市場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的生動實踐,實現了操縱市場民事賠償實務領域“零的突破”。

        五、全國首例依據新虛假陳述司法解釋判決案——東方金鈺案
        2022 年 1 月,深圳中院依據《關于審理證券市場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新虛假陳述司法解釋)對該案虛假陳述的重大性、交易因果關系、損失因果關系等進行認定,并判令東方金鈺公司實際控制人趙某作為第一責任主體賠償投資者損失。這是全國首例依照新司法解釋判令實際控制人作為第一責任主體的案件,集中體現了“追首惡”理念,為提高違法違規成本、震懾“關鍵少數”、保護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提供了典范。

        六、“示范判決+專業調解”案——新綸科技案
        2021 年 6 月,深圳中院對某投資者訴新綸科技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作出示范判決,深圳證券期貨業糾紛調解中心接受法院委托,依照示范判決所認定的事實和法律適用標準等進行調解。截至目前,已累計調解成功案件 300 多宗,幫助 400 余名投資者挽回損失近 3000 萬元。該案是“示范
        判決+專業調解”機制的成功實踐,眾多投資者快速、便捷、低成本地獲得了賠償,充分彰顯了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的制度優勢。

        七、“總對總”證券期貨在線訴調對接案——E 上市公司虛假陳述調解案
        2021 年 11 月,調解組織湖南省證券業協會通過“總對總”證券期貨在線訴調對接平臺接受法院委派調解案件,15天實現從接收委派到完成調解,41 天實現投資者賠償款項全部到賬。45 名投資者足不出戶,成功達成調解,實現糾紛“一站式接收、一攬子調處、全鏈條解決”,充分體現了“總對總”證券期貨在線訴調對接機制優質高效化解矛盾糾紛的積極意義。

        八、期貨行業糾紛調解案——H 期貨公司居間人糾紛調解案
        2021 年 9 月,中證資本市場法律服務中心首次依據新發布的《居間人管理辦法》,成功化解投資者與某期貨公司及其居間人之間的糾紛。近年來,在期貨行業的民事糾紛中,一半以上為期貨居間人相關的糾紛。該案的順利解決為大量類似糾紛的調解提供了重要參考,對期貨行業發展、對居間人執業行為、對投資者投資決策均具有警示意義。